搜索

现金21点论坛 新分区名称 秘密花园

查看: 103|回复: 0

一根断了,一根就要长出来

[复制链接]

2

主题

2

帖子

10

积分

新手上路

Rank: 1

积分
10
发表于 2019-1-2 14:38:0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乐鼓队都忘记了吹打,我们只听见隔壁的阿勋把一支唢呐声吹的那样的百转千回,其他都寂静无声。这种错误是不能犯下的,幺叔在紫檀树故乡沉默不语,他不愿意看见我的祖父,祖父像是一个寂寞的小孩一样,他打着哑语说,喂,你应该和我说说话。幺叔说,说个屁,有什么好说的。幺叔的老婆玉米在第二年的春天顺利生产,芦蒲镇的许多女人都来看这个稚嫩的女婴,这个女婴平白无故多出来一根手指,这分明和我祖父形成一个彻底的对比。这根手指是留给我祖父最为精彩的记忆,紫檀树故乡的许多人过来观望,他们触摸着女婴的手指,一根手指,在多年以后,我的幺叔还在感叹,这是一根来自我祖父身上的手指,一根断了,一根就要长出来。祖父的命运和一棵杜仲树息息相关。这棵杜仲树吸允了紫檀树故乡潮湿冰晶的露水,树冠之上耸入碧蓝天空,许多蓝色的精灵在树冠上匍匐前进。祖父说,树是我的命啊树啊,是我的亲娘啊我不敢想象,祖父对于一棵树的忠诚,我不明白祖父为什么把一棵普通不过的杜仲叔当作亲娘。我曾经敲打着树枝,在杜仲树下为了抓住一只蟋蟀而翻工动土。我的祖父,吓得像是丢了魂魄。他拉住我,他的眼角上仿佛有点滴泪痕。一棵树的成长,藏着一个家族的秘史,多年以后,我的祖父在这棵杜仲树下流连忘返,直到一个雷雨之夜,一声霹雳,半空之中掉下一个光亮的火球在紫檀树故乡茂密山林之上激情燃烧。祖父对我们说,他的魂丢了。丢在那个雷雨之夜,丢在那个乌黑的夜晚。在那个纯粹的雷雨之夜,我的祖父扛着锄头,在雨帘中穿行如风。我的祖父在杜仲树下挖土,挖土的声音还很干脆好听。茂密的雨水倾盆而下,我的祖父哭着笑着喊着,他赤裸着胸膛,在大地上以一个赤裸裸的形象展现在密实的黑暗之中,就像一个刚出娘胎的婴儿一样,暴露无遗。祖父说,他要把自己的魂埋了。埋魂——这棵高大的杜仲树,顺理成章成了祖父的墓碑,其实,我宁愿相信祖父的意思是以一棵树的生长方式来结束自己的一生,祖父只是捧着粗糙的沙粒,在紫檀树故乡把自己的魂灵像种菜一样埋在杜仲树地下。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